*
2020 05/12

骨折开刀治疗分享+复健两周实记

骨折事发经过

3/15一个风和日丽骑档车出游的好日子。

那天一路从台北市区一路骑机车往九份跑,在九份停留一下吃个午餐,那时九份因为疫情关系,人潮只剩下三成左右(我有保持安全防疫距离),老街一路走到底大概花不到10分钟,吃完午餐后继续往山上骑,经过平溪十分地区,回程时再到深坑吃个臭豆腐当点心。

吃完后再往回市区的路上,经过一个道路死角,一个微右弯的五岔路口,因为被车子挡住视线,右弯后突然出现一台车,虽然我离他还有30公尺,但还是被吓到了,整个急煞车结果前翻。我一整个人往前翻一圈,双手先着地,再来就是头、背、脚。当下整个人躺在马路上,但我心想我要赶快起身免得后车撞上来(竟然没有出现人生跑马灯好险),在一阵兵荒马乱之际,我站起来了,看一下四周,后方都没车,再看看前面吓到我的车子,恩还有15公尺远,他看我可以站起来后就开走了(太无情了)。

受伤当下,第一时间感觉是头特别晕,毕竟是撞到头了,不过我当时戴着全罩可乐帽,外加全身包紧紧的,初步感觉是没有外伤,但低头一看我的双手,发现左手腕稍微变形,也无法施力,不过当下我竟然还有办法把快130kg牵起来,事后想想我也真厉害啊。

后来把车牵到旁边,坐下休息一下,等头比较不晕后打电话。不过我第一个反而不是打119而是我爸妈,先说我的状况,接下来就打119了。 过了大概五分钟吧,救护车来了,给我简单的评估,以及询问旅游史(当时全台垄罩在武汉肺炎的疫情下),后来问我要送到哪,我说最近的医院即可。当下因为我左手已经无法使力了,救护车来时我人都还带着手套跟安全帽,只能请EMT帮忙我脱下来。
 
 

 

 

骨折开刀治疗

到忠孝医院后,先做一些简单的vital sign检查,再来就是检查脑神经,因为当时我主诉有撞到头,最后一项是照X光,当结果出来后,确定是骨折,必须住院开刀。

当下我第一个反应是先找我们诊所酷酷的执行长求救,还好我有偷存他的手机电话,问他说:“我手骑车自摔骨折了,可不可以找帅气又刀术好的院长开呢?”我觉得当下他一定很想捏爆我,心里想着:最近有新人来,还没稳定你就这样搞,等你回来我再想想要怎么料理你。但他没多说什么,就给我院长手机号码。拿到了院长手机号码后,我先传刚刚照的X光,再打给他。

当院长知道我手骨折也看过X光,就跟我说来中山医院开刀吧,马上来安排住院,于是我跟忠孝急诊说我要去另一家医院开刀,帮我办个转院,他们也给我一条三角巾暂时固定手腕。后来我爸妈也赶到台北了,带我去中山医院。到中山后,院长也赶来了,看了一下片子,再跟我说这次手术唯一贵的地方是在固定板,是用钛金属,并当晚准备开刀。

住院后准备开刀前,发生一点小插曲,我手的血管太难找,护理师在打点滴时,整整试了五次位置,才上了点滴。我妈在旁边狂笑说,你的手血管怎么比女生还难找。

到了刀房,我只觉得好冷,麻醉科医师在一阵嘘寒问暖后开始为我打药,因为是前臂开刀,麻醉药会先打在臂丛神经出来的位置,也就是脖子附近,打完后,再问我现在手有什么感觉,开始测试冷热感,测试完了,我们院长进来了,院长问我还好吗?我回:“好冷喔”,然后…我就没意识了。


 

受伤到第一次开刀治疗

 3/15骑车回程前翻自摔,送至忠孝医院急诊,诊断为Smith’s fracture
 受伤当下并无特别的疼痛,只感受到左手腕与手指无力与些微的变形

 之后转院至中山医院,当晚立即住院开刀

 当天手术后
 晚上我们院长帮我在中山医院紧急开刀

 当天晚上手术前最后一刻我只记得跟我们院长说好冷,下一秒清醒时已经隔天早上7点了



 

骨折开刀治疗后的住院

等到我清醒后已经是隔天早上七点了,当下也没有退麻药的感觉,因为已经睡了七八个小时,这时我马上来测试一下我的左手,手指有力,前三指可活动的范围尚可,可做一些精细的动作,像是拿取比较轻的筷子、笔、手机等,但后两指因为石膏加弹绷,活动度小,无法测试太多。

至于手腕,也因为受到固定的限制也没办法动太多,唯一能测试的就是拿东西,当下我可以拿的是手机!我的是iphone XR,对比一下开刀前是完全没办法拿东西。当然开完刀后,手部的血肿是难免的,为了尽快手部消肿,住院的三天我几乎都是手抬高的状态,再来,因为疫情的关系,我也不敢在医院里乱跑。院长查房时有说尽量不要前臂旋转,手腕可以尝试弯曲与伸直,以及手指抓握。当然刚开完刀三天伤口还是肿胀,再加上有石膏办固定,唯一能做的运动就是手指抓握以及去厕所走走。

住院期间,因为手术伤口的关系,手腕不能碰水,再加上疫情关系,因此住院期间整个都不敢去浴室洗澡,整整撑了三天。

 开完刀后,唯一的不舒服就是手术后的肿胀,手有石膏半固定无法动作太多,唯一立即恢复的是手指功能,手肘也因肿胀做动作亦不适。

出院后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,当时院长跟我说伤口要不碰水两周,所以洗澡时必须要把手术伤口包起来,于是我用垃圾袋套住我的左手,再用橡皮筋绑住,洗澡时害怕水进到袋子里,我全程都举起我的左手洗澡,这时就能体会一只手洗澡的困难度,唯一最困难的是…右手洗不到啊,再加上前臂不能翻转太多,左手掌没办法碰到右边肩膀。

 

出院后的骨折复健之路


 

出院后的骨折治疗总结

 手术后一周  住院三天后出院,出院隔天回诊,把固定石膏拆掉,换另一个辅具,可活动的范围增加,手指功能大拇指、食指和中指功能几乎回来了,勉强可以稍微伸直手腕,但弯曲手腕因辅具关系被限制较多。但因为是高级的进口护具,服贴度与重量都很舒适。

 此时最大的问题其实不在骨折位置处,而是手术后的血肿,疼痛来源经常在血肿位置处,不过这时候是使用PT好工具肌内效贴扎消肿方式,可惜尝试一天后因为皮肤过敏起水泡而未继续使用,但还是有些微的成果,贴布的痕迹表示有皮下瘀血的消除,可惜我皮肤太差。

3/25回去上班,当然上班过程中还是需要戴护具,徒手治疗、绑拉腰就必须要先暂停一阵子,这时手的恢复状况大概可以拿起热敷包的重量,前臂旋前(手掌心朝向脚)的角度恢复60%、旋后(手掌心朝向脸)角度恢复大概50%,伸直角度恢复70%,弯曲角度恢复比较差大概30%,至于怎么恢复角度,在还没确认骨头长好前,不特意去做伸展,先以日常生活动作当作角度恢复训练,当然前提是不会有疼痛跟酸痛感。  手术后二周  这两周期间除了物理治疗中消血肿的各种治疗,如:电疗(消血肿模式)、循环机,自己还用了诊所的点滴治疗(内容物就是一些促进组织修复的物质),效果相当神奇,原本的手术后肿胀在短短的三天内就消下去,当然血肿瘀血还是需要时间代谢掉。

到了刀房,我只觉得好冷,麻醉科医师在一阵嘘寒问暖后开始为我打药,因为是前臂开刀,麻醉药会先打在臂丛神经出来的位置,也就是脖子附近,打完后,再问我现在手有什么感觉,开始测试冷热感,测试完了,我们院长进来了,院长问我还好吗?我回:“好冷喔”,然后…我就没意识了。



 


 

 

 

返回列表
SHARE 立即分享